刘嘉玲版《半生缘》,一言难尽,再看许鞍华版,神仙选角不可复制

继张一山版《鹿鼎记》之后,又一部“群嘲”的电视剧来袭,那就是《情深缘起》,这个名字没有印象的话,那我说《半生缘》应该就明白了。

《情深缘起》改编自张爱玲的小说《半生缘》,不知道什么原因改了个言情味的名字,本身改名字已经让原著党不满了,我们再看看选角:

50多岁的刘嘉玲演原著中30岁出头的曼璐;30多岁的蒋欣演原著中20岁左右的曼桢,难怪《情深缘起》被群嘲《情深母女》了,差不多是人均老了20岁的《半生缘》。

张一山版《鹿鼎记》让我们回看了周星驰版和陈小春版,《情深缘起》的开播,则让我又看了一遍1997年许鞍华的《半生缘》。

一、初遇世钧

许鞍华是目前为止翻拍过张爱玲小说次数最多的导演了,前有《倾城之恋》和《半生缘》,后有《第一炉香》,目前评价最好的是《半生缘》,“某瓣”评分7.8。

看看许鞍华的选角:34岁的梅艳芳饰演曼璐,29岁的吴倩莲饰演曼桢。

其实原著张爱玲就曾给夏志清写信,她认为“可由一人兼饰姊妹俩”,张爱玲就是知道顾家两姐妹长相相似,也正好可以为祝鸿才喜新厌旧贪恋青春美色埋下伏笔。

但是许鞍华没有这么选择,她选了两个长相有些相似的女演员来演姊妹,我们看梅艳芳和吴倩莲其实眉眼是非常相似的,只不过梅艳芳饰演的是留恋风尘的舞女,所以妆容偏向媚俗;

而妹妹吴倩莲书卷气质浓郁,较开的眼距还有细长的单眼皮,无时无刻不给人疏离而冷清的感觉,但同样了,两人眉眼的韵味却非常的相似,因此由长相看,这就是一对有血缘关系,却又性格差异的姐妹。

除了选角和97版没法比,口音问题更是可笑,刘嘉玲一口港普的音色,就像一个来上海滩闯荡的大姐头,你认为饰演祝鸿才的郭晓冬能打得过她吗?

饰演世钧的是台湾省演员郑元畅这就更好笑了,一个台湾腔的“江直树”对着字正腔圆的“华妃”说爱她,这也太滑稽了吧。

原著中世钧就是一个胆小唯唯诺诺的男人,让性格本就优柔寡断的黎明来演简直就是本色出演好吗。

我们看看电影中曼桢第一次和世钧正式见面,曼桢把洗好的筷子递给世钧,世钧顺手搁在桌子上,但是细心一看发现曼桢把筷子放在了水杯上,接着世钧又有样学样放在水杯上。

紧接着更有意思的片段来了,世钧顾着看曼桢手上的蚂蚁,被人看出了不自在就喝了洗筷子用的茶水。

这就是一个瞻前顾后,在心上人面前越怕失了方寸就越乱的愣头青的形象,这被擅于刻画细节的许鞍华拍的非常细腻,很有张爱玲的味道。

二、叔惠的心上人

电影中叔惠一角由尚未发福的黄磊同志饰演,梳着一丝不苟的油头,但却眉清目秀,没有半分的油腻之感,这就是一个活脱脱的上海公子哥的形象。

叔惠的初恋是世钧的表妹翠芝(吴辰君),但不巧的是,翠芝家非常有钱,他担心女方家看不上自己,于是就将心事压在了心底。

不久后,翠芝也订婚了,世钧还在嘲笑男方和翠芝根本就不配,本来就是,窈窕佳人的翠芝只能和纤尘不染的君子相配,那个油头满面的世家子弟怎么配得上她?

只不过两人很快退婚了,造化弄人的是,翠芝嫁给了世钧,叔惠最爱的女人嫁给了自己最好的哥们。

叔惠心死,跑去了美国,一躲就是十年,十年后再次归来,心里却依然对已为人妻和人母的翠芝念念不忘。

吴辰君这个名字想必大家听的也比较少,但她塑造的角色,大家一定知道,诸如《风云雄霸天下》的孔慈和《小宝与康熙》的双儿。

翠芝听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翠芝心里也是有叔惠的,就算他远去美国十年也未能忘却这份感情。

叔惠要来家里的时候,翠芝紧张得一直收拾东西,反倒是世钧淡定的显得有些不在乎,惹得她拼命对世钧翻白眼。

如果翠芝不是世家千金,没人为人女儿的那份愚孝和乖巧,想必她会对叔惠更勇敢一点;如果叔惠没有那份卑微和自轻自贱,想必他也会对翠芝更坦诚一点。

三、曼璐与曼桢

全片中最相爱相杀的角色就是这对双生花了,姐姐少时为了养家糊口跑去做舞女,甚至连初恋情人豫瑾都放弃了。

此处看起来老实又文弱的豫瑾由王志文饰演,他就是《风声》里老辣阴险的王田香了,不得不夸一下他塑造角色的能力了。

姐姐因为接客的问题害了身子,不能生育,嫁给祝鸿才之后更是害怕没有个孩子不能为自己巩固地位,祝鸿才一角由葛大爷饰演,也非常的贴合原著中对祝鸿才的描写:

不笑的时候像只老鼠,笑起来像一只猫。

这应该是吴倩莲和葛优的第一次合作了,这次两人在戏中的关系比较紧张;不过两人在1999年演的《没完没了》却非常的幽默有趣,和《半生缘》中是两幅图景。

姐姐为了害怕被祝鸿才抛弃,狠下心来谋同祝鸿才凌辱了妹妹,想借着妹妹的肚皮生个孩子,但姐姐的心态是非常复杂的,由她和妹妹吵架的话就能感受到:

都是一个妈生的,凭什么你就高贵我就低贱,我也可以当烈女的,那你们都饿死了!

的确,没有姐姐出去卖身,妹妹根本就无法好好读书长大成人,出落得亭亭玉立,也越来越像年轻时候的姐姐,也正因如此被祝鸿才给盯上了。

花无百日红,姐姐老了,但姐姐还有个妹妹可以顶上呢。

原先姐姐是不肯让妹妹嫁进来做小的,可是出于害怕被别的女人取而代之,还有对妹妹的嫉妒才做了这种腌臜事。

也因为姐姐的囚禁,妹妹就像祝鸿才一直在家里养的小鸟一样被困在笼子里,不见天日,最终怀胎九月生下了孩子。

曼桢和世钧这对璧人也注定无疾而终。

四、人生若只如初见

姐姐死后,曼桢也迫于孩子年幼跟在祝鸿才身边,日子就这么平淡的过着,曼桢看起来像一个没事人一样,直到十年后曼桢再次遇见世钧。

世钧牵着曼桢的手,看到了手腕上的伤疤,原来平淡的日子只是一种假象,伤痛也从未被遗忘,曼桢是个很刚硬的女子,因为在那个年代没有什么女人在贞洁被毁后,还能好好的活着。

但电影院上放着喜剧片《掷果缘》的时候,她却在无声哭泣,身边伴随着观众的哈哈大笑。

眼泪在乱世中是不值钱的。

曼桢当年写过信给世钧,可是被世钧他妈一把火给烧了,直到现在,她才能把曾经的苦楚和盘托出,世钧有些不知所措,有些埋怨她怎么现在才说。

不过当年要是世钧知道了有用吗?世钧连曼桢姐姐做舞女都接受不了,能接受曼桢被姐夫凌辱的事实吗?

晚一些知道真相,只不过是在为自己的不勇敢找到一个稍微满意点的借口罢了。

曼桢说他们再也回不到过去了,可是电影却以世钧当年替曼桢打着手电筒找红手套作为结局。

渴望人生若只如初见,但世事往往不会如你所愿。

我们相见是缘,但无份,注定的半生缘(撰文:宋居寒)

 分享

本文由网络整理 ©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
共  条评论

评论

  •  主题颜色

    • 橘色
    • 绿色
    • 蓝色
    • 粉色
    • 红色
    • 金色
  • 扫码用手机访问

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,本站不存储、不制作任何视频,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

若本站收录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附说明联系邮箱,本站将第一时间处理。

© 2020 www.yydy.me  E-Mail:a2567046155#gmail.com  

观看记录